欢迎来到深度揭秘ag杀猪真相--Welcome!

网站地图  |  XML地图

.

行业新闻

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时光雕刻的记忆

发布时间:时光雕刻的记忆

  古老厚重的石门,镂空雕刻的窗花,别致沧桑的瓦房,栩栩如生的石雕,气势恢宏的古墓,清香四溢的老茶......

  走进务川自治县浞水镇长江村长坝寨子,踏着斑驳光滑的青石板路,游走在古老的建筑群间,聆听那一串串扑朔迷离的故事,思绪不由的穿越了几百年、几千年。捧一手光阴,细数过往的影像。赶场的喧嚣、动人的山歌、豪迈的石工号子、浑厚的炭工号子、清脆的石刻声湮没在岁月的长河里。那深深浅浅的印痕里留下柔柔的静好,便是时光存放的暖。

  长坝原名场坝,因这里赶场而得名。后来,人们认为这里的历史悠久,故改名为长坝。分大长坝和小长坝。大长坝包含偏岩、梨村、曾家、奇龙岩、大坡、老马坟、上塆、中塆、下塆、阳阶阳等10个组。小长坝则仅仅包含老马坟、上塆、中塆、下塆。

  据传,明朝年间,朝廷在渝东南、黔东北、鄂西、湘西毗邻的武陵山与云贵高原东部的广大区域内,针对不顺从中央王朝统治的各地苗、土家、布依、仡佬、侗、水、彝等少数民族群众,发生过多次规模大小不等的“赶苗拓业”行动,剿杀、驱赶原住民,由屯住的官兵、土司、移民重新开拓家业。据《彭水县志》记载,明朝景泰年间(1450—1456),湖北麻城人覃回香和亲血表向万贵被朝廷分别任命为都督和副总兵,协镇思南府到茅天、蕉坝、后坪等地赶苗拓业。任务完成后,覃回香落业于沙地坝(现蕉坝大坨村)。

  不久,覃回香发现茶盐古道上的浞水长坝寨子,山清水秀,人杰地灵,商贸繁华。于是,赶走夏、聂、汪姓等原土著后,让长子覃枝强带着家眷和族人到长坝开辟家业。

  覃氏族谱记载,覃回香为护国将军,覃枝强为威武将军。覃枝强的下一代最兴盛,其事业的发展尤为鼎盛。覃枝强生育八个儿子,其中,老大覃信中文状元、老幺覃敖中武状元。随后,覃信任八按巡抚,覃敖外出做官记载不详。但当年皇帝下旨给两兄弟雕制的纬墩,至今还有两个守在长坝路口。其纬墩为轿子墩,两个轿子墩长宽高1米,中间圆孔插旗杆,有四个翘角分别镂雕雄狮头、麒麟头,每一颗牙齿和面部纹理都十分清晰,轿子墩的轿沿雕刻着象征功名、吉祥图案的花纹。经过数百年后,四角已经有些被毁坏了,但还能拼凑出当年的图案。

  当地人尊称轿子墩为皇顶。只要路过皇顶的路人,就约定俗成 “文官落轿武官下马”的规矩。纬墩所在的坝子,人们称为纬杆坝,族上有什么重大集会就聚集在此。

  老二覃龙、老三覃虎长大后,择居堡上,天生虎力,做人诚信。覃龙负责外务,覃虎在家管理他们的家园,也爱打抱不平,深受当地百姓喜爱。官府闻知派人三次去强请覃虎出来当差。但覃虎都故意显神力婉拒不出。第一次,他正在汪家沟铧田,官府派来的几名捕快说明来意后,他对官差说:“我将牛脚泥洗干净再上岸”,接着,他一手托牛,一手将牛的四蹄洗净,惊悚的官差慌慌张张回差;第二次,他用石磨盘作茶盘给官差端茶水,官差吓得急忙回去了;第三次他手辟、手撕水桶大的青冈树燃火,官差见状也吓跑了。

  从此,覃虎声威远扬。在外人挑唆下,族中兄弟嫉妒便请阴阳先生在离覃虎家不远的路口修阁镇他,覃龙、覃虎不久相继害病死去,他们的子孙只好择居山后的青茶村窝子砣。这个阁至今还在。只是,经历数百年风雨后,已残缺不全了。

  当巡抚不久的覃信在回家途中,不慎坠马身亡,后人为纪念他就将此地取名倒马坎,即今天的长江村水口司前面。

  而覃枝强的其他四个儿子覃风、覃豹、覃彪、覃蛟继续经营着原土著人的茶叶、驿站、旅馆等生意。为了垄断经营,覃枝强派几个儿子分别到古盐道沿线务川、砚山回龙、鹿池、江口等地开设驿站,经营生意。从此,覃氏家族沿古道开枝散叶,发家致富。但再没有出过显赫人物了。

  商贾文化在长坝由来已久。古时候,务川人民将山里生产的生漆、桐油、棬油、茶叶、茶油、水银等山货背到彭水江口出售,再在江口买来盐巴、布匹等生活生产必须品,由此形成了茶盐古道。长坝就是茶盐古道的必经之路。

  据当地人介绍,长坝生产的白酒和茶叶品质极好,方圆几十里外的茅天、砚山、分水、浞水的人们都到这里做买卖,逐渐约定俗成兴起了赶场。在明国以前相当长的一段时期,这里是浞水、分水一带的交易中心。牛市堑是最早的集市。

  牛市堑是一个巨大的岩洞,分上下两层,十分开阔,里面宽约600平方米左右,位于长坝寨子的后山岗,在古盐道上方,地势险恶,前方有一块500平方米的坝子,东北面临悬崖、西面是山,南坡有一条溪水从东面横跨,过溪沟靠跳磴过河,连接一条羊肠小道。

  牛市堑里面有一股很大的山泉水。长坝的先人们就在岩洞里酿洞穴酒。因水质纯净回甜,其洞穴酒特别好喝,往来的背老二们常常在这里歇脚、留宿,方圆几十里的有钱人、茶盐古道的客商纷纷到这里喝洞穴酒,谈天说地,对唱山歌,将自家的牛马羊或土特产摆在岩阡外的土坪上交易。慢慢的,这里就形成了集市。时隔几年后的一天,有个酒徒因为贪杯,从悬崖上掉下去摔死了。官府知道后,为了百姓的安全,强制将这个赶场点改到了赶场堡。随后,牛市堑里面的洞泉也被人们用岩石覆盖了。

  站在光滑的石板上,听着这里发生的故事,看着烟熏的古迹和流动的山泉,仿佛又听到了划拳喝酒、讨价还价的喧嚣。感叹青山依旧,物是人非了。

  从牛市堑下来,沿着杂草丛生的镶嵌着块石的茶盐古道,我们来到古道沿线的跑马场。在跑马场的边缘有几根残缺的拴马桩。从残存的八根拴马桩的痕迹可以看出,跑马场方圆1公里。拴马桩是一根长3米、宽1米、厚2尺的石柱,中间凿了3个孔。人们将木杆穿进相邻的拴马桩之间形成栅栏,既能拴马,也能防止马跑出去。

  跑马场是何时由谁修建无从考证。后人只是猜测跑马场可能是覃枝强修建的,专门供给武状元覃敖骑马练剑习武的场所。随着岁月的变迁,跑马场已经变成了庄稼地,只有那几根拴马桩还坚守在那里,保存着一份历史的记忆。

  穿过跑马场,翻过一个小山岗,我们来到了赶场堡。赶场堡在一个面积方圆一平方公里的土堡上。如今已经变成了庄稼地了。从一些残存下来的石墩上,还能找到一些历史的痕迹。古长坝是古都濡(今浞水、分水)片区很长一段时期的集市交易中心,距今已经有几百年历史了。

  随着商贸的繁荣,赶场堡经营的种类越来越多,远远近近的人们都来这里交易、经商,远至重庆江口一带。

  长坝客栈是彭水至务川茶盐古道上功能齐全的客栈,不仅为口渴腹饥的背佬二、挑子、夺子、抬夫供水供茶供餐,供休闲、娱乐、住宿,还集纳、加工、山货包装运销,接纳、分运、销售背佬二背来的盐巴、布匹、茶油粑等生产、生活资料,使这里的商贸经济尤为发达。也因此,这里的人们还兴起了伐木烧炭行业,冬天供往来的旅客取暖。烧炭工们为了增加砍柴烧炭的乐趣,也编撰了很多有趣的炭工号子:

  山歌好唱口难开,梨琴好出四栏寨。大米好吃田难办,鲜鱼好吃网难抬。木炭无烟哥哥难,太阳落土又落沟,拾个螺丝往上丢。螺丝晒得张开口,我就晒得黑油油。太阳落土又落河,钥匙落在冷水砣。新打钥匙配旧锁,配的不过莫奈何。不唱山歌不开怀,磨儿不推不转来。木炭不埯烟不烬,烧炭情哥黑又黑,木炭烧来无烟头,小妹欢喜脸飞红。天上大仙对小仙,地上南京对北京。人间烧炭哥哥对阿妹,十八罗汉对观音。不说观音由之可,说起观音有根生。观音菩萨三姊妹,同锅舀饭同休闲。大姐休闲为附马,二姐休闲受皇恩,只有三姐休闲好,休在南海观世音。岩上砍柴柴打柴,石头烧出石灰来。世上有人来作怪,什么东西都办出来……炭工号子传唱至今,专贮盐巴的六口井也还在那里见证那段岁月的繁华。

  据《寰宇记》记载,公元646年唐朝置都濡县治所在浞水石桥子,集市才迁石桥子烂市。据说在明初,浞水张氏祖宗张齐山小时候病重,其父梦见沧浪沟(现在的烟桥)竹林中有黑丸神药可治愈,循梦追索这黑丸神药。不但治好张齐山的病,而且凡服此黑丸的病人都能神奇好转。张氏家族顺势设店卖吃留宿,生意爆旺,渐超长坝,集市、茶盐古道便逐渐改市、改道于沧浪,不再经青茶村、龙塘盖、长坝。

  但这不影响这里的人们经商致富。明朝时期,全国战乱,火药需求量极大。一个偶然,长坝一个先人在洞里挖出一块石头,磨制后发现可以爆炸。于是,找人检验,发现这是当时市场需求量最大的硝原石。就带领族人们凿洞熬硝。后来,不知道是哪个年代,一个族长害怕将矿石开采完了,断了子孙们的后路,于是,下令将硝洞口封了起来。至今,也不知道在哪里,深度揭秘ag杀猪真相!但根据这里的富甲一方的财富,可以断定,这里曾经有过繁荣的工业经济。

  长坝地处长溪河流域,河岸盛产野生大树茶(青茶)、老鹰茶、苦丁茶、油茶(也叫笼宠茶),自长坝老苗人夏家、汪家沟汪家的祖宗始,就善制茶、好品茶、喜贮茶,延续至今。其中,大树茶最受青睐。

  大树茶全身是宝,其茶叶泡水后香味醇厚,长期饮用可提神养颜。茶果子可以制作茶油,是上好的保健品,长期食用可延年益寿。因此,人们对茶叶的储藏极为讲究。自用的茶叶,量小装在两三片棕片缝制的袋子里吊在灶台上面的架棚上。量多的装在几片棕片缝制的大口袋里挂在干燥通风处,用竹子编制茶兜分装享用;有钱的人家将茶叶和糯米混合后,再用瓦缸存放,以玉米壳、稻草编织箦箦分层,一季度或半年倒翻一次,更新糯米后继续存放。储存时间越久,汤色越金黄越透越亮,香味越醇厚,越能解热渴、凝闷、脑疼、目涩、四肢酸软、百节不舒,只要聊四五啜,便可与醍醐,久饮降肪降糖降血压,利尿利消化,除毒抗急病等。存放三年以上的茶叶生成的茶砂,治小儿腹胀腹泻等儿科病一道灵符。也因此,茶砂成为长坝大善大富、高寿人家必备的物品和标志。很多有小孩的家中茶砂也常备。

  煮制茶水的方式更为独特,有“熬茶”、涨茶、泡茶、油茶四种。将茶叶、茶籽(也有的用大树古茶树皮、树根)加水装在铜鼎罐、铁鼎罐或沙鼎罐里,挂在火堂上垂下的铁钩上或放于火堂中,先用旺火烧煮,后用文火煎熬、熬煮称为熬茶;用铁锅煮茶称为涨茶。将笼宠茶的粗茶叶精选的大米、黄豆、花生等用文火炒成金黄色,盛入碗之类的器皿中,才在铁锅内放入猪油,将“茶米”和茶叶放入锅内翻炒片刻,再渗适量的水,用柏杨等既香又软的木瓢反反复复在锅里磨。直到茶叶、茶米磨烂,最后放入猪油加盐掺水煮(有的同时还在油茶里放腊肉骨头之类)。待涨沸之后用文火熬,待到芳香愈来愈浓便可食用。这就是当地人熬制的油茶,也是仡佬人三幺台中的第一台的必备品。泡茶则是为了给客人接风洗尘,直接用杯子放入茶叶后用开水浸泡。

  外销的茶叶包装尤为讲究。为方便背佬二背运,防止茶叶变质变味,让包装美观。主人就用一种特制的石凹将茶叶定型压成环,再用箬竹叶包裹严实后,裹上一层红布。最后,用青篾条或红绳打喜鹊结。

  在走访中,我们发现一些农户家还保存着茶凹和茶兜。很多村民传承着茶叶的加工、包装等技艺。从茶叶的制作技术和精湛的包装、储存技巧来看,长坝茶历史源远流长不足为奇。

  唐朝茶学专家陆羽在《茶经》里提到:“黔阳之都濡高株,皆品第之最著者也”。

  唐贞观二十年析盈隆县置都濡县(治所今浞水石桥子)。据《元和郡县治》《太平寰宇记》《四川通治》《遵义府志》等资料均有对都濡(今浞水)的记载。长坝时均属都濡。此时,并有寨落存在。《元和郡县志》记载文序:都濡县区州(彭水)二里以县西六十里有濡水。发源王座台、南克、流至黄家坝阿依河、洪渡汇聚乌江。濡水就是今天的长溪河。

  随后,宋元祐年间,黄庭坚编修《神宗实录》失真,被贬为涪州别驾,黔州安置。而宋嘉佑八年(1063年)撤洪杜(今酉阳龚滩),洋水(今彭水洋水坝),信宁(今武隆江口),都濡(今务川浞水)四个县。一统并入彭水管辖。黄庭坚在彭水(今郁山)三年间为考证五代刘氏(刘篙)时的贡茶(大树茶)而来都濡,写下了《春日·咏隅》诗言都濡(今濯水)等八首及《阮郎归·茶》。其中,《阮郎归·茶》原文为:“黔中桃李可寻芳,摘茶人自忙。月团犀胯斗圆方,研膏人焙香;青箬裹,绛纱囊,品高闻外江。酒阑传碗舞红裳,都濡春味长。”

  此后,黄庭坚把都濡茶或寄或带,赠与苏东坡一干友人,并在他所写的《答从圣使君》中写道:“此邦(都濡)茶乃可饮。但去城或数日,土人不善制度,焙多带烟耳,不然亦殊佳。今往黔州得都濡月兔两饼,施州入香六饼,试将焙碾尝。都濡在刘氏时贡炮也,味殊厚。”黄庭坚首次将都濡茶称作“月兔茶”,并且在其诗词和文稿中充分表达了都濡茶内在品质的“殊佳”和“殊厚”。

  难能可贵的是,黄庭坚的恩师苏东坡还以“月兔茶”为题为后人留下了浪漫而美好的千古佳作:“环非环,玦非玦,中有迷离玉兔儿,一似佳人裙上月。月圆还缺缺还圆,此月一缺圆何年。君不见斗茶公子不忍斗小团,上有双衔绶带双飞鸾。”

  大树茶在黄庭坚的影响下,声名远播。这一点,从精美考究的包装及精细的制作流程上可以看出。而大树茶仅生长在长坝、青茶、长溪河一带,黄庭坚曾经来过长坝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  更值得一提的是,这里人们很多习俗以茶命名,女孩定亲名“吃茶,男孩定亲名拿茶”,男方的骋礼分六道茶”,女孩出嫁前至亲要请她吃饭称为吃茶饭”,烹饪好称为茶饭熟”,三幺台头台称为茶台”,茶食”专指茶台食品,泛指三幺台食品,称宴席丰盛为茶食”的丰盛,春节食品的准备主是茶食”的准备,茶水”是待人接客的必选物,待人接客的第一件事是喝茶”,油茶”是中、老年的嚼好,阳雀开口是采笋茶”的第一时间,约人说事谈心说喝杯茶”,茶道”高低就是长坝人精行俭徳的准绳,新年第一天早上供奉祖先只用素的茶水、茶食”,不用饭菜。可见,茶文化根植长坝人的灵魂了。也许是长期饮茶的习惯,原长坝村现有90岁以上老年人8个,80岁以上老人46个,个个精神矍铄。

  长坝的青石呈层状,或藏或露,或厚或薄,坚实平整不易侵蚀,可镂雕可刻,可大可小,可塑性强。这里的人们就地取材,构建石墙、石圈舍、石梯、石地漏、石缸、石磴、石板路、石桩、石器具、地下储存室。通过长期摸索,人们用大小不同的钢錾子在青石上凿錾,凭借钻点的大小、深浅和疏密来表现山水、鸟兽、人物、花卉等形象。各种石兽、石鸟、石兔,栩栩如生,惟妙惟肖,生机勃勃。有阴刻、有浮雕、圆雕、沉雕、影雕、镂雕、透雕等。富人们为了显示自己的家境殷实,不仅请工匠修建石天井、石院坝、石阶檐、石茶窖、雕刻石雕檐、石狮子等,还请工匠建豪华生基坟。

  长坝的古生基坟特别多,记者粗略数了一下,共100多座。坟茔修造的都很精致,墓碑均有漂亮的雕刻进行装饰。其中,覃回香第十五代子孙覃忠的坟墓修的最恢宏大气。

  从桅杆坝进去800米左右,就可以见到覃忠坟墓了。坟墓建在距离路面2米高的平台上,有12步石梯。坟墓由两米高的大条石围墙围起来,正前方有一个石门。石门两边的柱子上刻着“石室为城松风对面 青山作穴竹叶当头”。门两边墙上分别用浮雕手法雕刻着以跳温溪、芦花河为题的故事图案。门两边围墙上,一边一个石狮紧挨着门柱子蹲守在墙墩上。由于被破坏,一头石狮仅残存头部,另一头则残存着半截身子。在石门顶上,镂空雕刻的两条龙,中间有一个圆石痕迹。两条龙保存的较为完整,但中间的圆石被损坏了。紧挨着二龙下方是一边一条鲤鱼。虽然鱼尾巴被破四旧毁掉,但逼真的鱼鳞上可以看出是两条鲤鱼。根据推断,其正门上方雕刻的寓意为“二龙抢宝”和“鲤鱼跃龙门”。

  石门后上方是均为文生的外甥冯文选、冯文典为其撰写的墓志铭,其文为,“吾舅舅以忠厚持己其母以勤俭持家,乐业耕田都无遇事,既而家道盈余,皆其忠厚勤俭之报也”,从文中至少证明覃忠家境富足,为粮农,没有为官。从石门进去,是一个占地约200平方米,用青石块接缝铺成的石坝子。走过石坝子,我们来到了覃忠坟墓前。

  这座坟墓高约4米,有四层,有十二格。在灵位上,我们看到覃忠生于仁宗嘉庆二十三年(1819年)冬月二十九日,终于光绪辛己年(1881年)六月初三,寿元62岁。据此推断,覃忠墓距今有136年了。

  从坟墓的构架来看,加望山石,至少还有4层没有建上去。据当地人说,这种坟墓是墓主人生前请四十多位能工巧匠,耗时四年修造而成。但因坟墓太过高大,被官府下令卸掉四层。碑盖上的装饰配件至今仍然放在墓堆上。在碑的第一层分5部分,由4根碑柱分开。碑座、碑盖用圆雕、浮雕、沉雕、影雕等手法雕刻纹饰、鸟兽、花草、吉祥物。正中间的方碑上雕刻着一棵摇钱树,上面结满了那个年代用的小钱。坟墓横梁上的雕刻尤为精湛,其内容取材古代“三英战吕布”“大战穆柯寨”“御河救驾”等战争故事。只见各类型的武将骑着战马,持枪、剑、刀、鞭、锏撕杀。其人物、战马、打斗动作栩栩如生,再现了人喊马嘶、兵器交织的古战场场景。

  坟墓上还雕刻着祥龙瑞兽、蝙蝠化福、双狮永威、雀麟送字、麒麟吐玉书、福星高照、喜上眉稍的祝福和万字格相配书剑等,其诗词歌赋均为楷书。灵位则用多条龙穿配相缠,表达墓主人祀盼皇恩浩罩,萌发子孙的心理。还将狮、虎、神兽配有神丁持护,体现了敬畏之心。

  让人惊叹的是,坟上的雕刻为彩雕,虽历经100多年历史,仍然色泽鲜艳,仿佛锤磨的回音似乎还回荡在耳边。

  在覃家后人的带领下,我们来到了覃仕卫墓前。覃仕卫终于清光绪年间,其坟墓建于古盐道旁边。距离覃忠墓一公里左右。此墓高9米,长12米,宽6米,墓面12格,也用围墙围着,墓前有一对1.5米高石雕貔貅守望。坟前院墙上挖空的角号里的大石珠旋转声音悦耳动听,用以测量风力大小。高高的望山石上“一团和气”下罩显“福禄寿三星高照”,同“八仙庆寿”有机配合。墓上的雕刻还有金童玉女侍立,也有隋唐演义、三国演义中的战场场景。坟墓保存较完整,坟墓上的雕刻技艺和碑文的书法水平较覃忠墓逊色不少。但与覃忠不同的是,覃仕卫在墓上标明不仅富甲一方,还乐善好施。因生于清动乱的岁月,为了保一方安宁,率长坝乡民修筑寨堡、营盘及一公里的石板路。

  精致的古墓再现了绝世的石雕文化,石头更是成为这里的生活符号。因处处用石头,这里的人们为了在抬大石头、撬动石头、挪动大石头时减少疲劳感、卯足干劲儿,增添乐趣,还兴起了石工号子,老人领唱、小孩合调、妇女跟腔“吆哦,嗨唑,嗨唑来吔嗨唑,开石头唉,嗨唑,开出来吔,嗨唑,做什么吔?嗨唑,做石料唉,嗨唑..... ”

  “桃花溜溜红,太阳一出嗨唑,开石山嗨唑......”,彼起此伏的唱响一代又一代。

  时光的脚步沧桑了指尖繁华。走进长坝,尽管夹杂了太多的水泥和钢筋,但营盘、雕房、古墙、古民居、皇城屋基还依然在那里向世人讲述曾经的故事。

  沿着蜿蜒的青石板路,穿过窄窄的石头巷子,我们来到了“德之门”碉房处。“德之门”是民国时期浞水末任区长覃雨锄所修建。覃雨锄是覃仕卫的孙子,是覃回香的第十八代子孙。据《务川文史资料第三辑》、《务川文史资料第四辑》记载,受祖父影响,覃雨锄是智勇双全的能人,兴商振家、最大的功劳是助后坪县长郭培书剪霸安民、引解放军浞水桥头一战,除恶保家。

  “德之门”三个字是用楷书题写后雕刻的石书。碉房里面有大约80平方米左右,有炮眼、炮台、还有储藏室,是用重约1000斤左右的石墩子垒成。墙有1米多厚。高6米左右。有一个门。据说,这个门还没有完工,浞水就解放了。也因此,德之门碉房没有建完。但从这个建筑可以看出当年处于兵荒马乱时期,有权势的覃雨锄希望建成一个坚固的石碉护卫他的家业。

  在“德之门”左下方,至今还残存着一个古院落。当地人介绍,这个院落覃仕卫其中一个儿子覃代璋的庭院。院落占地1亩左右。朝门、石柱用“花朵藤蔓”瓜瓞果累吉祥图案装饰。从一丈见方的石朝门进去,就是家丁哨楼。哨楼还残存一间。现在是院落主人存放柴草所用。

  在哨楼旁边是一个老屋基,屋基复垦种菜了,但从地基石上还是能看得出这里曾经有一栋房子。从屋基过去后就到覃代璋住处。房子虽是青瓦、雕窗、刻檐、画栋的民居,但这只是覃代璋后人重建的房子,真正的老房子被一场大火烧掉了。听当地老人覃礼先说,长坝的古民居建设风格多为四合院,中间一个天井坝。其雕刻风格结合了汉人和土著民居特点,都有雕梁画栋,青瓦灰墙,雕刻艺术及其精美。后来,经过一场大火后烧毁了。现在所看到的木房子大多是后人修建的,年限不是很久,做工也没有老房子精致。但是,院子里的石墙、石院坝、石墒登还保留着曾经的模样。

  房子前面是宽100平方米左右石院坝,石院坝都是用一米见方的块石接缝铺成,非常光滑平整。在屋檐的右下角,有一个古钱圆形状的地漏,既有排水功能,还寄寓肥水不落外人田或处处流都是银水的含义。

  院坝前方就是石墙了。石墙高3米左右,用千斤左右的条石扣成的。在墙顶部弯翘的石块,圆圈中镌刻的麒麟送福,喜上枝头的吉祥图案装饰。根据痕迹,整个院落应该是用石墙围起来的。石磉蹬上则雕刻着很多图案,有劳作的,有妇女抱小孩的,还有标志五谷丰登的五谷、蜜蜂和灯笼,栩栩如生。

  穿过石寨,沿着杂草丛生的石子路蜿蜒而上,我们来到了覃仕卫修建的营盘处。营盘建在寨后的山顶上,一面临悬崖,三面用坚硬的巨条石砌成2米多高的墙围起来,寨内空3000多平方米,只有一个寨门可入。营盘内,石墙上设有垛口和射口,分上下两层,建有瞭望台,登台一望,方圆几公里尽收眼底。具有一夫当关的地理优势,是一个典型的古军事寨堡。

  民国初,浞水四处土匪猖獗。乡绅覃雨锄、覃仁政能文能武,智勇双全。鹿池土匪头目杨昌石为逼覃雨锄、覃仁政等跟随,就扣押覃雨锄,火烧覃雨锄六池粽的天井大瓦房,致覃雨锄一家几十口人避躲黄泥塘水巴岩的狮子洞里。随后,还软禁了覃仁政,在押送途中,覃仁政突见头顶一行白鹤呈人字型翱翔。于是对杨昌石发誓`若我3枪打下5只白鹤,你我这世缘分就尽,若不能,我跟定你,随你使换,杨昌石大喜应允。覃仁政拔枪抬手`叭、叭、叭连发三枪打下6只白鹤,杨昌石从此再也没骚扰长坝。

  但覃仕卫为了守住自己的家业,保一方平安,率乡邻到后山顶修建了这个营盘。这一点,在覃仕卫的碑文有记载。

  皇城屋基位于长坝对面的叫伞眉子的山顶。据传,明英宗年间,覃信、覃敖同时高中状元一事惊动皇帝,皇帝听说长坝山水甚好,于是下密旨,要亲临长坝游看状元覃信、覃敖的家园。随后,官府便在可一览长坝全貌的伞眉子皇城屋基修建皇帝行宫。但皇帝却因事没来。经过数百年风雨后,皇城屋基的房子逐渐被破坏,只留下了皇城屋基和一些竹筒瓦、汉砖。如今,一些村民家中还依然保存着竹筒瓦、汉砖。

  另一种说法是,长坝以前有一个叫杨界元的人,有钱有武功。有一晚,他做了一个梦,一个神仙告诉他,他家金竹林里全是天兵天将,只要他家的马蹄子黑了,石头锣一响,石公鸡一叫,就骑马向北方射箭,就会射死皇帝,这样就可以登位当皇帝了,皇宫就在伞眉子。

  梦醒后,他请了很多工人到伞眉子建起了皇宫。让他妹妹帮他放马。他妹妹每天都观察马蹄子的颜色,总不见黑。她实在没有耐心继续放马了。有一天,她就用锅烟墨将马蹄子染黑,骗哥哥说,马蹄子黑了。杨界元异常高兴,就骑马向北方射箭。剑刚射出立即惊动了在朝廷的皇帝。皇帝请天师掐指一算,知道长坝出了一个草寇。于是,立即命人射箭将杨界元的马射倒在地,杨界元也被射死了。杨界元落马的地方就被后人们叫做倒马坎。

  随后,朝廷派人到长坝破妖阵,在金竹林里定满了钉子,每根有一尺多长。这个故事很离奇。但令人费解的是,当地人说的确确在金竹林里拔过很多一尺长的铁钉。

  时光转了一圈又一圈,似水流年。走出古寨,漫步在黄泥塘、中塆、六池粽、古茶盐道上,聆听关于夏家、汪家沟、龙塘盖、皇城屋基那些传说,无关风月,无视于那不舍。原来有些东西终究留不住。只想抓住一些灵魂深处的东西,倚放淡然心绪,赖以倚念,于平淡中日渐变暖。 (刘建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