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深度揭秘ag杀猪真相--Welcome!

网站地图  |  XML地图

.

工程案例

主页 > 工程案例 >

深度揭秘ag杀猪真相安徽紫金石盗采严重:价格飞

发布时间:深度揭秘ag杀猪真相安徽紫金石盗采严重:价格飞

  在奇石收藏和投资界,这几年突然冒出了一匹黑马,这就是紫金石。紫金石因为石体呈现紫红色,其间有金黄色条纹而得名。短短几年间,它从盖房子的石头材料变成了身份暴增的宝贝。而在紫金石的产地,安徽省淮南市和寿县八公山一带,围绕紫金石,也产生了很多财富故事,一起来看看记者的调查。

  这里是安徽省淮南市的长江商贸新区。这天上午11点,当商贸城里其它店铺开张已经有一个多小时的时候,这里却有一些店铺依然关着门,这些店铺经营的都是同一个品种,也就是店铺门口堆放的这种石头,粗看与普通的石头没什么两样,但这些石头是当地最有名的紫金石。这些紫金石店铺都关着门,看起来似乎生意很冷清,其实不然。

  店里摆放的石头和门外的石头明显不同。店里的这些石头都有一定的造型,也就是像人物佛像、鸟兽虫鱼和山峰之类,这种有造型的紫金石都是观赏石。而那些形状不规则的紫金石是用来做砚台的。看到顾客上门,店主推销起了他的观赏紫金石。

  安徽省淮南市紫金石经销商:我给你讲,这个石头它的价值,升值空间非常大,这个石头如果要在高档的地方卖,都是几十万元,你开价开个几十万元都不费事就卖了。

  安徽省淮南市紫金石经销商:反正这个一直在增值,我这个十倍正常都是十倍(增值),几年增值十倍。

  店主说,这些石头都是他收来的,那么,这家店里的精品紫金石,具体是什么样的销售价呢?

  淮南市紫金石经销户:它属于靠山石,因为是个山形,这样的石头比较饱满。就是饱满,色彩比较好看。

  淮南市紫金石经销户:这个十六万元,从这边看,它就像个李白,像李白醉酒,从这边看像个女的驾个铜车马,你说十六万元,我开的是最低价。

  记者说,这么一件观赏石在产地就要卖16万元,有点太贵,店主立即说,16万元买过去之后,还会有更大的升值空间。

  安徽省淮南市紫金石经销商:但是它的升值空间非常大,都是成十倍,几十倍的增长。

  按照这个说法,顾客买走这件又像唐代仕女又像李白醉酒的紫金石后,以后转手就有可能卖出上百万元的高价。对于这种说法,同在淮南市长江商贸新区的另一位紫金石经营户表示赞同。

  安徽省淮南市紫金石经销商:其中就有一块,我们协会会长那块石头直接就炒到几百万了。

  这位经营户告诉记者,有的人以前用几车紫金石做材料才能在村里盖一栋房子,后来仅仅卖掉一块紫金石就在县城里买起一套房子。这都是最近几年间发生的事情,因为在奇石市场上,紫金石是刚刚冒出的一匹黑马。

  安徽省淮南市紫金石经销商:紫金石在全国市场上现在认知度还不是太高,它不像灵璧石、太湖石,它属于名石。

  据了解,紫金石主要产自安徽省淮南市西部八公山一带的山脉,自北宋起有历史记载,其“纹理细密,温润细腻如玉,色彩凝重古雅,纹理华美多变”,是上乘的制砚石料。因此,紫金石一直用来做砚台,名为紫金砚。它作为观赏石成为黑马杀出,开始于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,安徽省淮南市选送的精品紫金石淮南子参展获奖。

  安徽商淮南市紫金石经销商:从那以后大家才知道,八公山,实际上是八公山延伸到寿县,这个地方它有这个紫金石,全国人民才知道,而且在那上面崭露头角第一次就是一匹黑马,再后来玩就比较热了。

  自从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紫金石一炮走红之后,在八公山脉沿线各市县,很快形成了初具规模的紫金石市场。在寿县八公山森林公园门口,一条街上就铺开了十几家奇石馆,家家都有几件售价十万几十万元的镇馆之宝。

  安徽省寿县紫金石经销商:都有价签,十八万元。看获得证书这个,你看我这个证书在这。

  这些奇石馆里的观赏石形状各异,颜色也多种多样,其中除了紫金石还有灵璧石、皖螺石等别的石头。那么,怎么辨认出紫金石呢?

  安徽省寿县紫金石经销商:一个看花(纹),一个看它色,颜色。紫金石,紫金紫金,它肯定是发紫,你看像这个颜色,全中国只有这块有紫金石,其它地方没有。

  原来,紫金石的里面并没有含有黄金,它之所以得名,是因为这种石头的颜色呈现紫红色和金黄色,或者有这两种颜色的纹路。这些奇石馆的老板介绍了一个最简单的识别紫金石的方法。

  安徽省寿县紫金石经销商:你不用拿染色染上去,这都天然的(紫金色),它有的是红,有的是黄,它不一样,它有两个(颜色)对比度,你看这个是黄,这个是红,加上水就好看了,花纹。

  用湿布擦拭或者浇上水之后,紫金石的颜色和纹路立刻清晰很多。那么,这些奇石馆经销的紫金石是从哪里来的呢?

  安徽省淮南市紫金石经销商:是淮南,淮南和寿县都有,产自就是产在这边,就是八公山,八公山这边(从石农那)买过来的,全部都买过来的。

  这些经销商普遍称,他们的紫金石是从八公山下的石农那里收购的原石稍作了一些处理。石农是当地对采挖紫金石的农民的称呼。从哪里能找到石农呢?

  安徽省寿县紫金石经销商:(石农)现在不好找了,要在头几年找,因为现在禁止开采(紫金石)。

  安徽省寿县紫金石经销商:是,现在乡政府,隔壁是乡政府专门成立了一个那个一个委员会,就是管委会,就是管这方面的,管这个紫金石(保护)。

  据了解,早在2008年12月,安徽省淮南市八公山区政府就发出了《关于封山保护紫金石等资源的通告》,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随意开采。2010年2月,寿县人民政府也发出了《关于切实加强八公山紫金石观赏石开采管理工作的通知》,禁止在八公山森林公园等景区、景点范围内和合阜公路沿线破土开采紫金石、观赏石。盗采令颁布已有五六年之久,然而记者发现,正在销售的这些紫金石很多看着却像刚刚挖出来的。

  这些经销商告诉记者,政府虽然下了禁采令,但目前寿县和淮南等地依然有人盗采紫金石。是谁在盗采,又在哪里盗采呢?

  安徽省寿县八公山乡居民:有时候我也上去挖,有时候像他们小孩,小孩他们上去干,我那大孩子也干。

  安徽省淮南市紫金石经销商:淮南这边也不让挖了,都是偷偷地挖,现在这个石头的成本,也上去了。我家就在那儿。

  我们的记者在八公山山脉沿线,调查了安徽省的淮南市和六安市的寿县和凤台县,这几个地方都形成了规模不小的紫金石市场,对于紫金石的价格飞涨,这些经营户都有一致的说法,除了紫金石本身具有的天然紫色和金黄色这种富贵色之外,当地政府近几年颁布禁采之后,供应减少,使得紫金石奇货可居。但是,部分经营者的闪烁其词,也让记者隐隐地感觉到,当地目前还有相当规模的盗采现象。根据紫金石经营户提供的线索,记者决定探访一个紫金石的村落,大泉村。

  八公山还有一个名字叫紫金山,就是因为山上盛产紫金石。大泉村就坐落在八公山的山脚下。一进村子,深度揭秘ag杀猪真相记者看到临街有两户村民的家门口堆放着石头,正是紫金石,但两户的主人都不在。

  安徽省寿县八公山乡大泉村村民:咱们村子的石农比较多,就是挖石头的,不让挖了,现在不让挖了,不敢做了,都不干了。

  这些村民说,自从政府颁布禁令后,这几年没人敢挖了。但是,记者在这个村的一块空地上看到了这样一块紫金石,明显就是刚刚从土里挖出来的,却没人告诉记者它是谁挖的。

  记者随后来到村后的山上,很快看到一片连着一片的大坑,有的大坑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。整个山体变得千疮百孔,大片的植被遭到了破坏,岩石上有切割痕迹,这些坑洞显然是大型机具采挖石头留下来的。不过,从痕迹看,似乎有几年了。这些大坑究竟是不是采挖紫金石留下的,不太容易看出。记者沿着山坡往上继续寻找,看到了一些比较小的坑洞,这些坑洞裸露的土显得比较新,像是这几个月挖出来的。坑洞旁边有散落的石头,究竟是不是紫金石呢?记者按照经销商介绍的简单办法,给石头浇水。

  村民:这是,你看金黄色,旁边有紫红色的(纹路),明显的紫金石,有金黄色,有紫红色。

  再往前走,记者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小坑洞,和散落在旁边的紫金石。这些坑洞看上去像是最近一段时间甚至可能是这几天刚刚挖出来的。

  这一块石头,则是正在挖着的紫金石,石头露出了一小半儿,造型还看不出来,但旁边的这块紫金石色彩和纹路都非常清晰。而这个坑洞的上面,是裸露出根部的树木。这一大片坑洞的上面曾经都覆盖着像这棵树一样的树林。记者感觉距离盗采者越来越近,但一连两天,在这一片山上,没有发现一个正在盗采紫金石的人。

  在紫金石传统采挖的村落之一大泉村,记者也发现了新挖的石头和新近盗采的痕迹,不过呢虽然我们的记者一步步靠近了盗采者这个群体,但是盗采者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。盗采者藏身何处?他们是什么时候盗采的呢?好,欢迎回来,在淮南市、寿县和凤台县,经营户们大肆销售紫金石,并且都声称,他们有源源不断的货源。在采挖的村子里记者也找到了盗采紫金石的蛛丝马迹,但是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大全村村民对陌生人的警觉,为了一探究竟记者决定换一个地方继续寻找。

  在大泉村的东侧,是八公山森林公园,这个森林公园被很高的围墙围了起来。当地村民讲,这个围墙是为了保护森林植被。记者沿着围墙开始寻找,很快发现了一个墙洞,穿洞而入,这里的山坡上也有采挖痕迹和散落的紫金石,但采挖痕迹显得稍早。继续前行,记者遇到了一个种菜的农妇,她提供了一个盗采紫金石的重要线索。

  安徽省寿县八公山乡某村村民:挖紫金石不叫挖,偷偷挖,那边有个郢子有扒石头的。

  单家郢子,也叫单郢子村,是八公山乡的一个自然村落,有一小半的农户家门口或者院子里堆放着紫金石原石。这位村民告诉记者,她家院子里堆放的几十块紫金石都是自己家偷偷挖出来的。

  安徽省寿县八公山乡单郢子村村民:我们挖的我们自家地里的石头,我们山上的地,有这个石头,我们挖出来的,这国家管呢,(要是)国家不管,我们扒出来就给收走了,扒出来就给收走了。

  这位村民告诉记者,由于政府禁采紫金石,她的丈夫还因为盗采紫金石给处理过。

  安徽省寿县八公山乡单郢子村村民:你看都是好好的地栽那么多果木树,哪里知道石头那么值钱呢,一家干(盗采)两家干(盗采),都干了,把桃树都扒掉了,就我们开始扒(石头),这国家管,国家不管(的话)出去打什么工,我们这地下都是钱,它管,就那扒石头,我们小孩他爸去拘留几天,逮去罚款了,说扒石头了。

  这位村民说,单家郢子有的人因为盗采紫金石被处理过,但交了罚款之后继续盗采,很快发了家,在城里买了房子。她家盗采才三四年,算是刚起步。既然政府禁止盗采,这些这些巨大的紫金石是怎么挖出来又是怎么运回家的呢?

  安徽省寿县八公山乡单郢子村村民:哎哟累死人,从地底下多深弄上来,使那吊杆吊,吊过了又找车,从车上吊到家里又弄,从这山上搞的。

  安徽省寿县八公山乡单郢子村村民:这头钩到吊杆上,这头钩到石头上,三角形的(吊杆)车到了(停)中间),拽上来了一落就落到车上了,是这么搞的,你可知道也有还比这大的(工具)。

  在单家圩子村,石农的家里户户都有类似的采挖紫金石的工具。有的大型石头挖出来后还得动用吊车。吊装和运输大块紫金石,不怕被发现被处理吗?

  安徽省寿县八公山乡单郢子村村民:你在这买石头都没人问,哪个都没人干涉,瞅你怎么卖怎么卖都没人问。

  村民:只要你价格谈好了不存在(问题),不要你操心,给你装上车你拉走,直接给你装上车,你给家里打电话开路。

  很多村民告诉记者,盗采紫金石,一般是在挖的现场被抓住现行,才会被处理。买卖和运输盗采的紫金石都没人管。

  很显然,单家郢子村目前依然有人在盗采紫金石。我们的记者在一步步地逼近了盗采现场。不过,这个村子有多少户在盗采,具体在哪里盗采,什么时候盗采,这些村民说法不一。离开这个村子后,我们的记者绕行一段,来到了单家圩子村后的山脚下,随后两天看到的一切让人触目惊心。

  傍晚时分,记者来到了单家郢子村后的山脚下,从村子向外沿着山坡寻找盗采紫金石的现场。很快发现了成片刚刚挖开的坑洞,有的坑洞里紫金石刚刚挖走,有的挖出了一半儿,有的紫金石刚刚冒出头。这些正在被挖的紫金石,有的是不规则的只能用来雕刻砚台的紫金石,有的是有天然造型的观赏石。这个坑洞里露出的紫金石造型像一条鱼。

  这一大片坑洞多数都是正在开挖的。那么,盗采者究竟会在什么时间来到现场采挖呢?记者继续在山坡上寻找,突然听到了狗叫声。循着声音找过去,隐隐看到刚才到过的紫金石造型像鱼的那个坑洞旁出现了一个人影。

  这个人挥舞着工具,像是一下一下地在挖掘。他的身旁有一条狗,可能是用来看场子的。记者小心翼翼地蹲守在100米外,不敢惊动坑洞旁的人和狗。约半个小时后,人和狗都离开了。记者赶过去,却发现刚才造型像鱼的紫金石不是被挖开,而是被盖上了一层浮土。

  会不会是记者去村子里走访几户石农家时惊动了有的人呢?记者决定暂时离开现场,一路看到了四五十个正在开挖的坑洞。当天晚上,记者再次探访这个山坡,因为是黑夜,距离又远,未能有任何发现。第二天白天,记者第三次来到单家圩子附近的山上。这回有了意外的发现。

  记者注意到,那边站在土堆上四处张望的似乎是个女人,她一边警惕地张望,一边和下面说着什么。下面的坑洞里可能有人正在盗采紫金石。过了一会儿,这个望风的人转向记者藏身的地方,指指点点说着什么,有可能发现了记者。记者立即离开,换了个地方寻找,很快又发现了一个盗采者。

  他一边挖掘,一边张望,目光很快朝向了记者藏身这个方向。记者再次离开,沿着半山腰绕行一公里再下山,遇到了一位老人,她告诉记者,她看到这一片不少人正在挖紫金石。

  这一处挖开的坑洞旁,抬石头的木头还没拿走。在老人引荐下,记者终于走到了一个盗采者面前,他正在收拾工具,坑洞里还有铁锹、斧头等小型挖掘工具。

  过了一会儿,来了一辆农用车,装载这些刚刚挖出的不规则的紫金石。这位盗采者告诉记者,正在挖着的这个坑洞里也有好几块有造型的紫金石。

  这位盗采者说,他已经连续挖了几天,前一天晚上就挖出了一块有造型的好石头。

  这位盗采者说,当天晚上他们还要过来继续挖。随后开车回了大泉村。记者再次赶到大泉村,刚才那位盗采者已经在清理一块紫金石上面的泥土。这块石头正是记者前几天初探大泉村时看到的那一块。这位盗采者说,这一块石头有天然的造型,不用雕琢,只需装上配座,就至少可以卖六七万元。

  这位盗采者说,他自己给石头配座,而不想找专业的公司配座,因为费用太高。在淮南、寿县等地,围绕紫金石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,从盗采、机具租赁、运输、加工、配座到销售,应有尽有,都利润不菲。这家公司的配座业务已经排到了春节后。

  找专业公司配座需要排队,有的公司干脆自己一条龙全包,既上山盗采,又清理打磨加工,配座到销售。

  安徽省寿县紫金石经销商:这些都是我自己挖的,我这有工人,我厂有工人,我那外面大机器,什么都有。你看,我那是厂。

  这家奇石馆的门口,采挖和加工紫金石的各种工具一应俱全。老板说,作为当地正规紫金石雕刻厂家,只要盗采没被抓住,加工经营都安然无恙。

  但与此同时,八公山上,山体伤痕累累,植被大面积被毁,仅仅大泉村和单家郢子两个村庄背后的山坡上,最近几天又新添了五六十个盗采坑洞。

  从2009年以来,安徽省淮南市和寿县等地,相继多次颁布禁令,禁止私挖滥采紫金石。有关部门在八公山的部分地段还修了围墙,加了围栏。盗采紫金石的石农被抓住后还会拘留、罚款。但是私挖滥采紫金石依然禁而不绝,我们在前几天的报道中也都看到了类似情况。那么怎样才能管住私挖滥采?可能光靠政府的监管可能还远远不够,是否可以再采用市场的办法,比如在政府主导、企业参与、百姓受益的基础上对玉石探矿权进行“招、拍、挂”出让,依法规范有序开采。但愿我们的相关部门多想想办法,既能保护环境,也能让当地百姓靠着当地资源发家致富。